[交易历程] 分析师张西:树洞|“一入投资深似海,从此财富是数字”,长期连载,敬请关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4 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88068

前两篇:深度以及交易智慧,因要求被下架。如果有一直喜欢和关注的投资朋友想要老张继续更新,可以在下面回复1哦,老张唯一实盘学习指导QQ:2946974074   V信: Huv9505

何为树洞?

首先给大家讲一个小故事:

  《皇帝长了驴耳朵》,说一个国王长了一对驴耳朵,每个给他理发的人时候都会忍不住告诉别人,从而被砍头。有一个理发匠把这个秘密藏得好辛苦,终于在快憋不住时。就在山上对着一个大树洞说出了这个秘密。结果从此这树上的叶子只要放在嘴边一吹,就会发出“国王有驴耳朵”的声音。


68条回复

返回列表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10:07 | 显示全部楼层
而在电影《花样年华》里,也曾经提到过树洞这个概念。它说的是不能告人的秘密,某种内心里无法分享的纠结。但是它又让人有强烈的倾诉欲,把它藏在胸中犹如烈焰燃烧,让人片刻不得安宁。但是人总需要一个倾诉的地方,童话故事里人们将心事找个树洞倾诉,然后用泥封住,而现实社会中的人们也需要这样一个树洞来倾诉,心理医生说过,倾诉有利于身心健康,这就是树洞的由来。

老张认为,做投资的前提,是对这个市场乃至全球经济有一个大概的认知。那么,何为投资?我相信大家对这个词熟悉而又陌生。下面老张首先给大家简单的讲解一下什么叫做“投资”

    “投资指的是特定经济主体为了在未来可预见的时期内获得收益或是资金增值,在一定时期内向一定领域投放足够数额的资金或实物的货币等价物的经济行为。可分为实物投资、资本投资和证券投资。前者是以货币投入企业,通过生产经营活动取得一定利润,后者是以货币**企业发行的股票和公司债券,间接参与企业的利润分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投资这个名词在金融和经济方面有数个相关的意义。它涉及财产的累积以求在未来得到收益。技术上来说,这个词意味着“将某物品放入其他地方的行动”(或许最初是与人的服装或“礼服”相关)。从金融学角度来讲,相较于投机而言,投资的时间段更长一些,更趋向是为了在未来一定时间段内获得某种比较持续稳定的现金流收益,是未来收益的累积。


那么简单的给大家讲了一下什么叫做投资之后,我们可以看看常见的投资又分为哪几种呢?


 种类投资(investment)指投资者当期投入一定数额的资金而期望在未来获得回报,所得回报应该能补偿:
(1)投资资金被占用的时间;
(2)预期的通货膨胀率;
(3)未来收益的不确定性。
(CFA定义)企业的投资活动明显地分为两类:
(1)为对内扩大再生产奠定基础,即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
(2)对外扩张,即对外股权、债权支付的现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10:22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中国,既常见又合法的投资是分为成这样几种:

 1、房产。很多人都投资房产,一家买n套房等着升值。
  2、债券。债券有国债、金融债券、公司债券。这个比起股票风险低,但是收益也低。可以选择复利计息。国债是很多人都不能买到的,信誉好、利率优、风险小被称为“金边债券”。金融债券风险相对高些,公司的债券风险最大,收益最高。
  3、股票。这个基本是都知道一些的。中国的股市从2008年的6000多降到2011年的2000多,并且经济增长而股票不涨,中石油那么牛的企业它的股票也是不好,巴菲特是从中石油赚了35亿美元后华丽的退出了。有人说中国的股市和日本的很像,再也不可能再上到高点,只会在3000左右不断徘徊。可能与中国政府强大的势力有关吧。还有中国人民从众怕事的心理有关。
  4、贵金属。这个近几年比较热。“乱世买金”,在金融危机、欧债危机,世界不稳定因素太多,还有中国的通货膨胀比较厉害的情况下,很多人都转向黄金这个世界通用、价值稳定的物质。银行很多黄金产品,如黄金条块、纸黄金、黄金T+D。很多人也通过一些渠道做海外的黄金,不过很可能遇到黑平台,钱被弄平台的公司给全坑走了。中国承认的黄金交易机构只有上海黄金交易所。中国比较热的是炒白银,投入比较少些,黄金对资金的要求更多。
  5、保险。保险公司推出了很多理财型保险,预计收益率在6%左右。
  6、基金。基金是指为了某种目的而设立的具有一定数量的资金。主要包括信托投资基金、公积金、保险基金、退休基金,各种基金会的基金。人们平常所说的基金主要是指证券投资基金。7、银行短期理财产品。这个可以是几天十几天几个月,年化预计收益都是5%左右吧。不过这是“年化”。比较适合有短期大额闲余资金的公司或个人。
  8、信托。这个是最少100万,也是适合比较有钱的人。
  9、钱币古董的收藏。这也是有一定的收益的,不过可能时间长,收益也不能保证。
  10、民间借贷。目前有一些机构做民间借贷的,收益可能在5%左右。短期投资,是指能够随时变现并且持有时间不准备超过1年(含1年)的投资,包括股票、债券、基金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10:24 | 显示全部楼层
 投资可分为实物投资、资本投资和证券投资,其中内涵最丰富和最复杂的是证券投资。证券投资分析是指人们通过各种专业分析手段,对影响证券价值或价格的各种信息进行综合分析以判断证券价值或价格及其变动的行为,是证券投资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环节,主要有如下三种:基本分析、技术分析、演化分析,它们是深入进行证券市场研究和投资实践所必需的有效工具。
上述三种分析方法所依赖的理论基础、前提假设、范式特征各不相同,在实际应用中它们既相互**,又有重要区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1)、基本分析(Fundamental Analysis ):以企业价值作为主要研究对象,通过对决定企业内在价值和影响股票价格的宏观经济形势、行业发展前景、企业经营状况等进行详尽分析,以大概测算上市公司的长期投资价值和安全边际,并与当前的股票价格进行比较,形成相应的投资建议。基本分析认为股价波动轨迹不可能被准确预测,而只能在有足够安全边际的情况下“买入并长期持有”,在安全边际消失后卖出。


(2)、技术分析(Technical Analysis):以股票价格作为主要研究对象,以预测股价波动趋势为主要目的,从股价变化的历史图表入手,对股市波动规律进行分析的方法总和。技术分析有三个颇具争议的前提假设,即市场行为包容消化一切;价格以趋势方式波动;历史会重演。国内比较流行的技术分析方法包括道氏理论、波浪理论、江恩理论等。


(3)、演化分析(Evolutionary Analysis):以股市波动的生命运动内在属性作为主要研究对象,从股市的代谢性、趋利性、适应性、可塑性、应激性、变异性、节律性等方面入手,对市场波动方向与空间进行动态跟踪研究,为股票交易决策**机会和风险评估的方法总和。演化分析从股市波动的本质属性出发,认为股市波动的各种复杂因果关系或者现象,都可以从生命运动的基本原理中,找到它们之间的逻辑关系及合理解释,并为构建科学合理的博弈决策框架,**令人信服的依据。




简单的阐述了投资的意义以及种类之后,我们可以看到最后分析方法也就是常见的“基本分析”“技术分析”和“演化分析”其实这三种可以规划成一个主体,也就是“基本面加技术分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10:4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张本人呢,属于80后女分析师,从事金融行业数十载。之所以重现开PO (重新开贴)命名为“树洞”也是想跟投资朋友分享我自己从事这个行业的所见所感和所想。希望给更多的投资朋友带来一些可靠而有效并且实用的东西,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张今天给大家分享几个华尔街的故事:

华尔街不仅仅是金融的战场,也是人性的试验场,这里每天不断上演着一夜暴富或者身败名裂的华丽戏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1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每一个报价都至关重要,半英寸的行情带就可能意味着一场世纪浩劫。聪明的做法应该是全神贯注地阅读,并分析每一个打印出来的字符。
  富勒顿·F·科威尔就职于著名的威尔逊&格雷夫斯股票交易所,在朋友哈利·亨特的“激励”下,他对自己的工作尽职尽责。科威尔是十几家公司的主管,这些公司是他的交易所“培养”出来的金融生力军,而他则执掌着这些公司的股市沉浮。他的合作伙伴们“托付”给他很多工作,即便是办公室的职员都一致认为科威尔先生“是整个公司里最勤奋的员工,无人可比”。这种认可对于有些人来说是意味深长的,他们知道,不辞辛劳的员工负责所有的工作,而他们的老板则坐享一切利益与名誉。威尔逊&格雷夫斯股票交易所内的所有不辞辛劳的员工负责所有的工作,而他们的老板则坐享一切利益与名誉。威尔逊&格雷夫斯股票交易所内的所有工作均由重要的年轻员工负责,而他们看到科威尔先生的勤奋应该是很高兴;因为他总是关切同事且彬彬有礼,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非常同情员工们必须要承担的工作量,随后他会提出:人们不应该争论工作量的问题,因为很明显,工作量的确过大。还有,为员工加薪的也是他。因此,他是交易所内最具魅力也是最为繁忙的员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他的合作伙伴之一约翰·G·威尔逊是一个消费主义者,整日穿梭于各个休养胜地,旅途花费无数,他唯一的目标就是在有生之年尽享美好生活。乔治·B·格雷夫斯是一个暴躁、紧张、易怒的人;对了,他还是个小气鬼。格雷夫斯唯一值得认可的就是在威尔逊成立公司时,他兴冲冲地表态,自己愿意承担那些脏活累活。弗雷德里克·R·丹顿总是在“行情室”——证券交易所的行情室里忙碌着,终日不得闲;他不停地发布指令、时刻关注那些公司认定的股票的市场行为,还会时不时地听到一些不该听到的内容——威尔逊&格雷夫斯股票交易所的真实情况。但股市与办公室的所有事情仍然需要富勒顿·F·科威尔亲力亲为。他负责威尔逊&格雷夫斯股票交易所的股票操作及 ,格雷夫斯则负责其余的基金,科威尔还要肩负各种合作的实际管理工作。另外,他每天还需要面见十几个人,基本都是“大人物”,用华尔街的说法就是那些能够“搞定”股市“交易”的人。他的时间比黄金还宝贵、他的智慧很难用金钱来衡量,而他则将全部的时间与智慧投入到了那些粗心的朋友身上,帮助他们解决麻烦事。当雨过天晴,一切回归正常之后,对于自己赢得的劳务费,他分文不取。人们发现,不幸遇难的哈利·亨特不仅没有负债,他在德立曼信托公司还存有年利为2.5%的38000美元现金,由亨特夫人全权掌管。亨特先生做事无可挑剔,除了现金以外,遗孀亨遗孀亨特夫人还获得了一栋亨特先生生前赠送给她的无抵押负担房屋。
  在财产转交手续全部办妥后不久,亨特夫人给科威尔的办公室打去了电话。那天他的工作很忙。多头们在搅乱市场,而且相当成功。现场交易人员& Iron公司的主打股票在“山姆”夏普的Long Tom及证券交所现场交易人员对Maxims的操作下遭受了重创。科威尔唯一能做的就是提醒身在交易所的丹顿充分“支持”Ali. C. & I.,以挫败对手的企图,但要把握分寸,不能把整个公司的股票全部买入。而他自己当时也运用了那套金融界特有的小伎俩:当您所珍爱的财产遭受洗劫而不断流失的时候,您仍然要以最为洪亮的嗓音快乐地高声歌唱。每一个报价都至关重要,半英寸的行情带就可能意味着一场世纪浩劫。聪明的做法应该是全神贯注地阅读,并分析每一个打印出来的字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1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早上好,科威尔先生。”
  科威尔正在摆弄手中的行情带,他赶紧停下并转身,感到有些不安。在他需要静心应对股市交易的时候他不希望有任何人来打扰的,尤其是女性。
  “啊,早上好,亨特夫人。”他非常礼貌地说道,“我非常开心见到您。一切都好吗?”他走上前去握手,十分客气地把她让到一张宽大的扶椅上。即便来访的是那些重要的华尔街交易人员,科威尔待人接物的方式也是无可挑剔的;当然了,这些人最感兴趣的还是行情接收器那干脆的响声。
  亨特夫人,您一定过得不错。肯定是这样。”
  “是……吧,”她犹豫道,“就像我希望的那样,自从…自从…”
  “亲爱的亨特夫人,时间能够冲淡一切。您必须勇敢和坚强,他肯定也希望您能够做到这样。”
  “是的,我知道。”她叹息道,“我想我必须坚强。”
  两人相互沉默。他站在她身旁,毕恭毕敬,充满同情。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行情接收器不停地发出声音。
  接收器的数据意味着什么?财富的流失,那最后三声尖锐的动静又说明了什么?可能是多头们正在对Alabama Coal & Iron通过“增加买进订单”构成的防守堡垒进行猛攻,也可能是科威尔所信赖的伙伴弗雷德里克·丹顿成功击退了敌人。到底谁取得了优势?富勒顿·F·科威尔先生严肃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痛苦的表情。但随后他便将自己的意识从股市战斗中调整到办公室之内,似乎谴责自己不应该在她面前考虑这些事情;于是,他对她说:“亨特夫人,您绝对不可以消沉。您知道我对亨特先生是如此的尊敬,我愿意尽自己的一切能力为我愿意尽自己的一切能力为他,也是为您**帮助,这一点毋庸置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1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行情接收器一如既往地工作着。
  为了避免受到这个啰唆的小机器的打扰,他继续说:“亨特夫人,请您相信,我非常乐意为您服务。”
  “您真是太好了,科威尔先生,”这位遗孀低声说道,她停了一下,然后又说:“我来找您是关于钱的问题。”
  “您指的是?”
  “信托公司的人告诉我,如果我将钱一直存在那里的话,那么我每个月就可以赚79美元。”
  “让我想想,没错,如您所期待的一样。”
  “可是,科威尔先生,我可不能就指望这点钱啊。威利上学要花50美元,还有伊迪丝的衣服。”她接着说道,给人的感觉似乎是她根本没有为自己考虑过。“您知道,亨利工作非常努力,而孩子们也过惯了富裕的生活。当然了,好在我们还有一栋房子,但现在的税收高得吓人;我是说,有没有其他投资方法能够带来更多收益?”
  “我可以为您买一些债券。不过根据您一贯的绝对安全原则,您只能投资高级有价证券,它们的收益比率为3.5%。也就是说,我来算一算,每个月110美元。”
  “可亨利每年能花掉10000美元,”她嘟囔着,充满了抱怨。
  “亨利总是…有些…有些奢侈。”
  “起码他生前很会享受生活,”她立刻接上了他的话。停顿了一下,她又说:“还有,科威尔先生,如果我对债券失去兴趣的话,我能否随时把钱给收回来?”
  “总会有一个市场来接收这些债券的。您可以将它们卖出,从中赢利,但也可能会稍微有所亏损。”
  “我可不希望做亏本买卖,”她带着生意人的口吻说道,“我不能以低价出售债券。不然这算哪门子生意啊?”
  “您说的没错,亨特夫人,”他似乎在鼓励着她,“这样做肯定无利可图,不是吗?”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接收器不停地发出声音,它以一种歇斯底里的速度运行着。接收器的忙碌反映了股市的跌宕起伏,但是科威尔有整整五分钟没有看行情带了!
  “您替我买一些债券,科威尔先生,保证在我抛售的时候能够有所收益,可以吗?”“这事可没人能打包票,亨特夫人。”
  “我真的不希望自己仅有的一点点财产会遭受损失。”她赶紧说道。
  “噢,这一点您完全不用担心。如果您给我一张价值35000美元的支票,将3000美金留在信托公司,以备不时之需,那么我就可以为您购买一些债券,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那些债券一定会在几个月内实现升值。”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接收器打断了他们的谈话。冥冥中,科威尔感到这些低沉的声音似乎不是什么好兆头,于是他补充道:“亨特夫人,一有事情您就得马上通知我。您要知道,股市是没有礼貌可言的。它不会等待任何人,股市面前男女平等。”
  “天啊,那我今天是不是需要把钱从银行取出来交给你?”
  “开张支票就可以了。”他的手指开始在办公桌上不安地敲击着,不过他意识到这种不礼貌的行为之后就立刻停了下来。
  “没问题,我今天就能给你。我知道你很忙,那就不打扰了。你一定会替我购买价格便宜但又可以赚大钱的债券,对吗?”
  “是的,亨特夫人。”
  “这些债券只会赚,不会赔,是吧,科威尔先生?”
  “无论如何也不会赔的。我替科威尔夫人买了一些债券,这其中可没有一丝风险。您完全不必为此担心。”
  “您真是太好了,科威尔先生。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我……我……”
  “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您根本不用表示感谢,亨特夫人。我会想办法为您实现投资盈利,起码能够将您从信托公司获得的收入翻一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14:39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非常感谢你。我知道你对债券很在行。不过那些在华尔街铩羽而归的投资者也不在少数啊,我多少还是有些担心。”
  “亨特夫人,如果眼光准确,买对债券的话,那绝对能盈利。”
  “再见,科威尔先生。”
  “再见,亨特夫人。记住,需要我帮忙的时候一定要立刻通知我。”
  “非常感谢,科威尔先生。再见。”
  亨特夫人给科威尔送来了35000美元的支票,他以每股96美元的价格**了100股利息为5%的Manhattan Electric Light及Heat & Power公司的黄金债券。
  他给她写道:“这些债券一定会升值,当价格到达一定水平时,我会抛售一部分,将余额给您留作投资。这个交易有些投机的成分,但我可以保证您的投资不会亏损。您的初始资金将会增长,而您的全部基金都将会投入到这些债
  投资不会亏损。您的初始资金将会增长,而您的全部基金都将会投入到这些债券之中——Manhattan Electric 5s,有多少钱就买多少债券。我希望在六个月之内,与信托公司给您的报酬相比,**债券的收入能够达到其两倍之多。”
  第二天早上,她打电话到他办公室。
  “早上好,亨特夫人。我想您一定过得不错。”
  “早上好,科威尔先生。我知道自己经常麻烦你,可……”
  “亨特夫人,您这话可是大错特错了。”
  “你真是个好人。是这样,我真的不是很了解这些债券。希望你能够给我讲解一下。我这人很笨。”她用了一招以退为进。
  “亨特夫人,我来给您详细解释一下。您给了我35000美元,对吧?”
  “是的。”她的语气表明自己认可这一点,但也就仅此而已。
  “于是,我通过公司为您开了一个账户。然后我让人**了100股价格为1000美元的债券,买入价为96美元。”
  “我不是很理解,科威尔先生。我说了。”她又一次面带以退为进的笑容说:“我这人很笨!”
  “这就是说,每一股价格为1000美元的债券花费了我们960美元。而**债券的全部费用为96000美元。”
  “可刚开始我只有35000美元啊。难道我已经赚了这么多钱?不是吧?”
  “还没有,亨特夫人。您投入了35000美元,这是您的保证金。我们又投入了61000美元以确保债券能够盈利。入了61000美元以确保债券能够盈利。我们欠您35000美元,而您欠我们61000美元,还有……”
  “可是……我想您一定会笑话我,科威尔先生,但我禁不住想到那些可怜鬼的故事,他们抵押自己的房产,然后继续在股市拼搏,可等你反应过来的时候,你会发现房子已经属于某个房地产中介了,自己却落得个一无所有的下场。我的一个朋友,斯蒂维尔夫人就是这样损失全部财产的。”她以肯定的语气为自己的这番话画上了句号。
  “这是两码事。您之所以使用交易保证金就是因为这样比全部用现金买进更为实用。这样也可以保护您的经纪人不受买入证券贬值的影响,这是证券经纪人最为渴望的结果。现在的情况是这样:从理论上说,您欠我们61000美元;但债券都记在您的名下,而这些债券价值总额为96000美元。因此,如果您想还清欠款的话,那么您只需吩咐我们抛售债券,将我们投入的资金还给我们,而您则可以收回自己的交易保证金,也就是您最初的投资总额。”
  “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我会欠你们公司钱。如果是欠你钱,那我没什么好担心的,因为我知道你不会利用我对商业的无知而欺骗我的财产。可我从来没见过威尔逊先生或格雷夫斯先生。我连他们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可您了解我啊。”科威尔先生耐心而又礼貌地说道。
  她带着非常肯定的口吻赶紧接道:“科威尔先生,我不是担心自己被蒙骗,只是不希望受制于人,特别是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当然了,如果你说这件事情没什么好担心的,那么我也就没有顾虑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亲爱的亨特夫人,您完全不用担心。我们以96美元的价格买入这些债券。按照我的估计,价格一定会升到110美元,到那个时候您就可以抛售五分之三的债券。您的总收入将为66000美元,把其中61000美元还给我们公司,将5000美元以4%的利息存入银行,以备不时之需。您还可以从剩下的40个债券中每年获利2000美元。”
  “那真是太好了。现在债券的价格是96美元?”
  “是的,您随时可以从报纸的金融版面‘债券’一栏了解与Man. Elec. 5s相关的价格信息。”科威尔指给她看。
  “啊,太感谢你了。其实,我知道自己是个**烦。”
  “根本没那回事,亨特夫人。能为您效劳是我的荣幸。”
  科威尔先生一直在忙其他重要事情,没有太多时间关注Manhattan Electric Light及Heat & Power Company 5s的债券价格波动情况。实际上,亨特夫人总在提醒他该债券的价格变化情况。距离她第一次来访仅数天之后,彷徨不安的亨特夫人又一次来到了科威尔的办公室。她脸上的表情透露出一丝兴师问罪的决心。
  “早上好,科威尔先生。”
  “您过得好吗,亨特夫人?希望您一切顺心。”
  “嗯,我过得挺好。真希望我的财政状况也能让人顺心如意啊。”她每天都拜读报纸上的财政报告,也学会了一些专业术语。
  “怎么?您的财政状况有什么问题吗?”
  它们的价格现在只有95美元了。”她带着些许责问的口气说道。
  “请问,它们是谁,亨特夫人?”科威尔惊讶地问道。
  “债券。我在昨天的晚报上看到了相关信息。”
  科威尔先生笑了笑。亨特夫人对他这种不以为然的态度甚为不满。
  “您完全不必为此而担心,亨特夫人。债券绝对没有问题。股票市场就是这样飘忽不定。”
  她轻声说:“一个对华尔街了如指掌的朋友昨天晚上告诉我说,现在的行情让我损失了1000美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14:47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您决定现在抛售债券的话,那没错,您会损失1000美元。可是您不会这么做,您需要等到获得客观的利润时才会进行抛售,所以您不必担心。我恳请您不用为债券的事情而操心。我会告诉您何时进行抛售。您完全不必为价格的小幅跌落而担心,我们保证不会让您遭受损失。即便出现市场动荡,那么无论价格如何暴跌我都会确保您的债券安全。您根本不用操心,其实您都不用去考虑债券的问题。”
“那就太感激了,真的谢谢你,科威尔先生。昨天晚上我一夜没合眼。。但是我知道……”
一位职员带着一些股票证券走了进来,稍微停顿了一下。他需要科威尔先生立刻签字,但又不敢上前打扰。这时,亨特夫人起身说道:“好吧,我就不再占用你的时间了。再见,科威尔先生。再次表示感谢。”
“不客气,亨特夫人。再见。只要有耐心的话,您一定能够从债券中收获巨大利润。”
“现在我已经了解情况了,肯定会很有耐心的,一定会。希望您的预测成真。再见,科威尔先生。”

债券价格持续下跌。负责债券交易的公司并不准备对其进行操作。但亨特夫人那位就职于市郊银行且姓名不为人所知的朋友(她的表姐妹艾米莉的丈夫)对交易详情没有深入了解。他对华尔街仅略知一二,于是,根据自己掌握的一些皮毛知识,他不断向躁动不安的亨特夫人灌输蛊惑人心的消息。看到价格不断下跌之后,他又孜孜不倦地宣扬着自己的灾难论。通过描述各种不良征兆、无奈的摇头及耸人听闻的言辞,他不断刺激着亨特夫人已经非常紧绷的神经,让她相信,自己正在逐渐走向一个无底深渊。经过三天的痛苦折磨之后,亨特夫人走进了科威尔的办公室。她脸色苍白,表情痛苦。科威尔先生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这一声叹息不太容易被人察觉,这一声叹息不太容易被人察觉,但实际上表达了极度的无奈与反感,他说:“早上好,亨特夫人。”
她沉重地点了点头,叹了口气,然后颤颤巍巍地说了一声:“债券!”
“怎么?债券有什么问题?”
她又叹了口气,说:“报…报…报纸!”
“您这是什么意思,亨特夫人?”

她浑身无力地瘫坐在一张椅子上,一幅无精打采的样子。停顿一下之后,她说:“所有报纸都报道了。我以为《先驱报》可能搞错了,所以我又买了《论坛报》、《时报》及《太阳报》。可是,我的上帝啊!所有报纸的报导都一样,债券价格一路下跌。”她面色凝重地补充了一句:“93美元!”
“那又怎么样呢?”科威尔面带笑容地回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14:5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丝微笑不仅没有起到任何安抚作用,反而惹怒了亨特夫人并引起了她的猜疑。在所有人中最不应该把自己的紧张不安视为儿戏的就是他。
  “那不就是意味着3000美元的损失吗?”她问道。她的语气带有一种令人无法否定的强硬质疑,对此她自己却没有感觉到。她表姐妹的丈夫可一直都在关注着债券的价格变化。
  “当然不是,因为现在的价格是93美元,而您只会在110美元或110美元左右时才抛售债券。”
  “可是,如果我现在就想抛售债券的话,那么我不是就损失了3000美元吗?”她针锋相对地问道。她又立刻接着说:“当然,我一定会损失这么多钱。这一点我已经看出来了。”
  “没错,亨特夫人,可是……”
  “我就知道说对了。”她的语气中充满了胜利感。
  “可您不会抛售债券。”
  “我当然不想这样,因为我无法承受任何金钱损失,更别说是3000美元了。可我不知道如何才能避免这种情况。一开始人们就告诉我股市有风险。”她说,似乎这些提醒把情况变得更糟。“我实在不应该拿自己的全部财产来冒险。”她不再责怪别人,而这种自责的态度似乎可以让她理直气壮地诉说着自己的不幸。对此,科威尔先生也有所触动。
  “如果您希望取回自己的投资,那么我可以帮您,亨特夫人。”他说道,此刻已经完全忘记了专业精神。“您似乎对此非常顾虑。”
  “其实我并不是顾虑什么,我只是希望自己没有**债券,那些钱在德立曼信托公司要安全得多。我只是禁不住在想,虽然利润没有那么高,但我还是应该把钱放在信托公司。当然了,如果你希望我把钱投资在你们这里的话。”她语速很慢,希望科威尔随时可以提出反对意见,“那我一定会听从你的建议。”
  “亲爱的亨特夫人,”科威尔非常有礼貌地说道,“我全心全意地希望自己能够满足您的要求并帮助您。**债券后需要的就是耐心。可能要等上几个月之后才能够抛售债券获取利润,现在我也不能确定债券的价格会跌落到什么程度。谁都无法告诉你结果,因为没有人知道答案。但对您来说,债券价格跌到90美元甚至85美元都无关紧要,当然,我不认为会出现这种低价。
  “为什么你能这么说,科威尔先生?如果债券跌价到90美元,那么我就会损失6000美元,我朋友说每一个价格点都代表1000美元的损失。如果跌到85美元的话,那么……”她用手指头计算着数字,“11个点,那就是11000美元!”她怒视着他,心中充满恐惧。“你怎么能说无关紧要呢,科威尔先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14:55 | 显示全部楼层
科威尔先生对那位不知名的“朋友”无比怨恨,这家伙只是告诉了亨特夫人表面现象,而这些消息又正是她这种门外汉最为恐慌的地方。但科威尔还是温和地说道:“我想自己已经向您解释的非常清楚了。对于短期投机者来说,如果价格下跌10个点,那么他们肯定会遭受相当程度的经济损失。当然了,这种跌价的情况也不常见。可对您来说,跌价几乎没有影响。因为您有充足的保证金,这样您就无需抛售债券。您只需观望,等待价格再次上涨。我来给您详细说明一下。假设您的住宅成本为10000美元,而……”
  “哈利可是花了32000美元啊,”她纠正了一下。不过她立刻就意识到,这种纠正与他们的谈话毫无关系,因此尴尬地笑了一下。可现在科威尔知道了这套房子的真正价格。
  “很好,”他幽默地接道,“我们就说房价为32000美元,而该街区的其他房子也都是这个价格。那么现在假设,出于某种意外或者随便什么原因,人们购买该街区住宅的最高价格只有25000美元;而您的几个邻居就选择以这个价格卖出了自己的住房。但您不会这么做,因为您知道,等到秋天所有人返回城市的时候,就会有很多人愿意出50000美元来购买您的住宅。您不会以25000美元的价格出售房屋,而您也完全不用担心。现在您还担心债券问题吗?”他情绪高涨地结束了自己的一番解释。
  “不会,”她慢慢说道,“我不会担心。”她有些犹豫,因为她感受到了自己尴尬的位置,“可是,我宁愿要钱而不是债券。”然后她又继续为自己辩解,“我已经连续三个晚上没有合眼了,满脑子都是债券的事情。”
  科威尔先生觉得这是自己解脱的机会,因此满心欢喜。“我能够满足您的愿望,亨特夫人。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您有这样的想法呢?”他温和地抱怨了一下,然后叫进来了一名职员。
  “给罗丝·亨特夫人开一张35000美元的支票,并将100股Manhattan Electric Light 5s的债券转到我的私人账户下。
  他将支票交给她,说:“这是您的钱。我很抱歉自己的鲁莽大意给您造成了麻烦。但这一切本来就不是问题,现在大家也都不用为此担心了。需要我帮忙的时候,您只管开口。不用感谢我,您太客气了,真的不用谢。再见。”
  可他却没有告诉她,为了接手她的账户,自己花费了96000美元购买债券,而在自由市场上这些债券的价格仅为93000美元。他是华尔街最有礼貌的人。况且,他毕竟对华尔街有多年的了解。
  一周之后,Manhattan Electric 5s债券价格回升到了96美元。亨特夫人来到了他的办公室。这时候正是中午,很明显,为了这次拜访,她一个早上都在为自己打气。他们互相问候,她尴尬不安,而他则同往常一样,彬彬有礼,温文尔雅。
  “科威尔先生,你还持有那些债券,是吧?”
  “嗯,是的。”
  “我……我想,我想把它们买回来。”
  “没问题,亨特夫人。我来查看一下它们现在的价格。”他吩咐一名职员查看一下Manhattan Electric 5s的报价。这名职员打电话给公司的一位债券专家,并得知现在债券的买入价为96美元。他把这个情况告诉了科威尔先生,而科威尔先生则转告给了亨特夫人,并说:“您看,现在这些债券的价格同您购买的时候一样。”
  她犹豫了一下。“我……我……你不是以93美元的价格买入这些债券的吗?我希望用当初卖给你的价格再把它们买回来。”
  “不,亨特夫人,”他说,“我是以96的价格从您手中买下这些债券的。”
  “可价格是93美元啊。”她补充了一句,然后非常肯定地说道:“您不记得了吗?当时所有的报纸上都是这个价格。”
  “是的,可我还给您的钱正好是您当时购买债券的钱,而债券则转移到了我的账户中。根据我们的交易记录,我是以96美元的价格购入这些债券的。”
  “可您就不能让我以93美元的价格买入它们吗?”她坚持着自己的要求。
  “非常抱歉,亨特夫人,我真的是无能为力。如果您现在从自由市场来购买这些债券,那么跟抛售时相比,您依旧可以获利,因为这些债券正在升值。我可以替您以96美元的价格买入。”
  “应该说是以93美元的价格。”她面带困惑的笑容。
  “必须以现在的销售价格进行买入。”他耐心地纠正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为什么没有阻止我抛售债券呢,科威尔先生?”她哀怨地问道。
  “可是,亲爱的夫人,如果您现在买进的话,跟您当时没有抛售债券并没什么区别。”
  “不过我实在搞不明白,为什么上周二我以93美元的价格抛售债券,而现在却要以96美元的价格买入啊。如果是其他债券,我也就没这么多困惑了。”她补充道。
  “亲爱的亨特夫人,您持有怎样的债券并不是重点。它们的价格都在提升,您的、我的,还有其他人的都是这样。整个股票市场都是一样的,这一点您是知道的,不是吗?”
  “是……是的,可是……”
  “您现在的情况就跟没有**任何债券之前一样。您没有任何损失,因为您已经收回了全部投资。”
  “我希望能以93美元的价格把债券买回来。”她态度坚决。
  “亨特夫人,我也希望能以这个价格替您买入债券。可现在这些债券的最低售价是96美元啊!”
  “上帝,我怎么会让你替我抛售债券啊!”她满脸郁闷。
  “因为您看到价格下跌,所以非常不安……”
  “没错,但我对生意这东西一点都不了解。科威尔先生,你是知道这个情况的。”她带着斥责的语气结束了这番抱怨。
  他和善地微笑了一下,问道:“需要我为您买入债券吗?”他了解操控这个债券的企业,并确定债券还会进一步升值,他希望她也能够从中获利。因为他从心底同情她的遭遇。
  她也微笑了一下,然后告诉他:“当然要买入,以93美元的价格。”虽然科威尔解释了这么久,但是在她看来,这些债券的价格几天前还是93美元,现在怎么需要用96美元的价格来买入呢。
  “可现在的价格就是96美元,我怎么可能以93美元的价格买入呢?”
  “科威尔先生,要么以93美元的价格买入,要么什么都不买,你看着办吧。”她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为自己这种强硬态度而紧张不安。在她看来,债券的价格就是要等到她抛售之后才会上涨。她真的希望能够买入债券,但她也不愿妥协。
  “这么说来,恐怕只能什么都不买了。”
  “好吧……再见,科威尔先生。”她的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
  “再见,亨特夫人。”不过他似乎忘记了之前发生的一切,不由自主地补充了一句:“如果您改变主意的话,我很荣幸能够为您服务……”
  “就算再过一千年,我也不愿以超过93美元的价格来**债券。”她满怀期待地看着他,看他是否对自己的言行感到后悔。然后她又笑了一下,就是那种最具杀伤力的微笑,而伴随微笑而来的是这些无比清晰的信息:“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一定会满足我的要求。问题的答案是明摆着的,我知道你品德高尚,我完全不用担心。”但他只是非常礼貌地鞠躬并送她出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Man. Elec. L. H. &5 P. Co. 5s在股票交易所中的价格平稳上升。亨特夫人变得出奇愤怒,完全忘记了未能盈利而造成的懊悔,他与表姐妹艾米莉及其丈夫一起讨论这个问题。艾米莉很感兴趣。在艾米莉与亨特夫人的压力下,这位可怜的丈夫不得不承认她们的分析很有道理。然后,两位女士“顶着”这位丈夫毫无力度的抗议,达成了一致意见:科威尔先生理应让他朋友的遗孀以93美元的价格买入债券,从而表现出自己的慷慨;而现在排除一切私人交情不说单纯从生意的角度来看,他更应该让她以96美元的价格购买债券。于是,亨特夫人立刻想好了下一步的行动。她越想越生气。第二天,她来到了前夫的执行人兼朋友的办公室,想找科威尔先生理论一番。她的表情似乎说明自己神圣而不可侵犯的权利受到了残暴的践踏,但正义即将到来,因果报应就在眼前。
  “你好,科威尔先生。我这次来就是想听一听您对我的债券有何高见。”她的语气充满挑衅,似乎期待对方做出强烈的抗议,甚至不雅的言辞。
  “您好,亨特夫人。您指的是什么?”
  他这种装傻的行为让她更加不满。他居然故作镇定而非针锋相对!
  “我想你应该知道的,科威尔先生。”她意味深长地说道。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我记得当时我建议您不要抛售,可您不听;当我建议您再次买入时,您还是不听。”
  “没错,以96美元的价格买入。”她愤怒地回应道。
  “是的,如果当时听从我的建议,那么您现在就能够获利7000多美元。”
  “那么我之所以没能获利,到底是谁的错?”她停顿了一下,等待对方回应。结果是再一次的失望,于是,她接着说:“不过这些都不要紧,我决定接受你的提议。”她说这话的时候神情痛苦,似乎一个可怜的寡妇根本无力做出任何选择,“我愿意以96美元的价格来买入这些债券。”然后她又轻声细语地说了一句,“其实价格本来就应该是93美元。”
  “可是,亨特夫人,”科威尔无比震惊地说道,“您要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当我建议您买入时,您不听;而现在我根本无法以96美元的价格为您购买债券。真的不行,您应该了解一下行情。”
  就在前一天晚上,她与表姐妹艾米莉设想了很多种与科威尔先生见面的情景,分析了各种可能出现的激烈争执。然后,她们也假设对方会表现出针锋相对的态度,当然了,这并不是她们所希望看到的情况。现在,亨特夫人不仅要让对方知道,她早已知道自己的应有权利;而且还要表明立场,坚决不容许他人践踏这些权利。于是,她像审问犯人那样说道:“科威尔先生,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平静的声音背后蕴藏着强烈的愤怒。
  “我很荣幸能够解答您的疑惑,成千上万个问题都可以。”
  “不用,我只问一个问题。你是否还持有那些我当初买入的债券,有还是没有?”
  “这有什么区别吗,亨特夫人?”
  他居然回避问题!
  “请回答,有还是没有。您是否还持有曾经属于我的那些债券?”
  “没错,还在我手上。可是……”
  “那么这些债券的所有权属于谁?”她依旧脸色苍白,但表情坚定。
  “当然是属于我。”
  “属于您,科威尔先生?”她笑了,笑容中带有无数种感情,但全部与欢乐无关。
  “是的,亨特夫人,属于我。”
  “你会继续持有这些债券吗?”
  “当然会。”
  “即便我出96美元的价格,你也不会卖给我?”
  “亨特夫人,”科威尔激动地说道,“当我从您那里以93美元的价格接手时,账面显示我的损失为3000美元……”
  她同情地笑了一下,同情他曾经将自己视为傻瓜。
  “而当债券的价格增长到96美元的时候,您要求我以93美元的价格出售给您;如果我真的那样做,那么我就实实在在会损失3000美元……”
  她又一次露出了同样的微笑,只是这一回同情中还带有愤慨。
  “看在哈利的份上,为了让您不必担心,我心甘情愿承受第一次的账面损失。但我无论如何也不知道现在为什么要白白送给您3000美元。”他非常平静地说道。
  “我也从来没让你送给我钱。”她情绪激昂地回应道。
  “如果由于我的错误而给您造成了经济损失,那么情况就不同了。可现在您的初始投资分文未少。如果您以相同的价格买回同样数量的债券,那么您还是不会有任何损失。可现在您来找我,并要求我以96美元的价格将市值为104美元的债券卖给您。我早就告诉您债券价格会上涨,可您就是不听。”
  “科威尔先生,您利用我的无知来侮辱我。而哈利生前对你却是如此的信任!不过我要告诉你,我可不会任凭你摆布。你现在肯定希望我转身回家,然后彻底忘记你对我的所作所为。可我要做的就是去咨询律师,我倒要看看,难道自己就应该遭受这种不幸吗,难道这就是我丈夫的朋友应有的作为吗。你犯了个大错,科威尔先生。”
  “没错,夫人,我的确犯了个大错。为了避免出现更加严重的错误,您再也不要到我的办公室来了,就将这作为对我的惩罚吧。您想怎么咨询律师都可以。再见,夫人!”这位华尔街最有礼貌的人说道。
  “走着瞧!”她抛下这句话之后就离开了办公室。
  科威尔在办公室不安地来回走动着。他很少发脾气,他也不喜欢发脾气。行情接收器急速运转着,他心不在焉、有些不满地斜着眼睛看了一下机器。
  “Man. Elec. 5s, 106。”他读了一下行情带上的数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了,第一个小故事讲完了,不知道朋友们是否看懂了这个故事呢?张老师唯一实盘学习指导QQ:2946974074   V信: Huv950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